李妙才与姬思成对视一眼,彼此眼中的惊诧与沉重之色显而易见。

二人都没有说话,顺着杨帆的邀请迈步进入公寓之中内。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在没有亲眼见到莫金昌看到他变身成为异人之前,他们不会轻易相信杨帆单方面的言语。

在他们心里,剑皇大人是无所不能的,莫金昌如果真是异人族的话,不可能会隐藏得过剑皇大人。

与姬自昌不同,姬自昌虽然也是异人,而且隐藏得极深,哪怕姬思成这个老祖都没有发现它的真实身份。

最重要的是,这小子一直都呆在姬氏祖宅,一闭关就是四十年左右,根本就没有机会见过剑皇大人,没有被揪出来情有可原。

毕竟,哪怕是皇者,也不可能对人族的每一位武者都仔细探查甄别。

而莫金昌,他可是剑皇攀少阳亲手选拔亲自接触过的半皇强者,曾经在剑皇大人的眼皮底下出现过不知有多少次,李、姬二人不相信剑皇大人会没有一丝察觉。

杨帆扫了二人一眼,知道他们尚心存疑虑,也没有多做解释,径直引领着二人一同入了公寓小厅。

客厅内,十五位各家新晋级的半步皇者正在打坐入定,不被外物所扰,并未察觉到几人的到来。

而且李妙才与姬思成为了隐藏行踪,从始至终其实都是处在一种隐身的虚化状态,除非他们自己愿意,否则外人根本就无法发现他们的行踪。

进了屋。

雪地里的可爱小精灵

看到眼前这十五位新晋的半步皇者,李妙才与姬思成同时轻点了点头,分别扫了一眼他们各自的本家族人,不管怎么说,这些后辈的突破都是实打实的。

以二人半皇级别的眼神与神念扫视,并没有从这些人的身上发现任何不妥或是异常。

修为稳固,气息悠长,跟正常破境的武者没有太多的差异,唯一的区别或许也就是这些新晋的半步皇者身上,少了了几分大道规则的韵味。

不过这倒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这些人以前之所以迟迟不能突破,规则之力领悟不够圆满亦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现在杨帆能够避开规则大道的限制,直接助他们突破原有的修为瓶颈,破境成就了半步皇者,身上少一些规则之力亦是常态、常情。

“几位家族的后辈,真是麻烦杨帆小友以后多加教导了!”

目光从李冠英、姬良槐几人的身上收回,李妙才与姬思成也没有隐瞒,直接出声向杨帆挑明道谢。

让这些后辈过来拜杨帆为师,本来就是他们这些老祖在背后给出的主意,现在到了正主当面,再继续隐瞒的话反倒是显得有些虚伪了。

而且,杨帆也不是傻瓜,估计在这些人自报了家门之后,他就已经猜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所以还不如索性大方承认,还能落一个光明磊落的名头。

“拜了师,那就是我的弟子,对门人弟子,我从来都不会吝啬!”

杨帆无谓地轻摇了摇头,道:“说起来,我还要感谢几位前辈为我送来了这么多优质的好徒弟。”

“不过,我收徒弟,在意的可不仅仅是实力如何强大,不管是巅峰帝级,还是普通武师,只要有一颗敢为人族诛杀妖族的决心,我亦是来者不拒。”

“所以,”说到这里杨帆轻轻一笑,一副来者不拒的表情深看了面前的两位大佬一眼,道:“以后诸位前辈的族人后辈之中,若是还有人想要过来拜师,尽可以大大方方地直接过来,晚辈举双手欢迎!”

只要是武者,只要敢杀妖猎妖,杨帆从来都不会挑食。

不管是他们是世家子弟也好,是平民武者也罢,到了他杨帆这里,一律都是他的小号。

李妙才与姬思成不由再次对视一眼。

这小子,好大的胃口,好大的野心,收了这么多的巅峰帝级竟然还不知足,还想要将他们身后的族人全都收编到灭妖宗。

他就不怕到时候会尾大不掉,被鸠占鹊巢吗?

“真是有些看不懂啊!”

“难不成这小子真的是想要当圣人不成,想要牺牲我一个,成全千万家?”

李、姬二人的眼中闪现出一丝疑惑不解。

对待他们这些世家子弟,联邦境界的各大宗门,甚至于一些政府机构,都不是太愿意招收太多。

原因他们自己心里也很清楚,因为世家子弟从小接受到的教育就是以家族为本,凡事都会率先以家族物利益为重,说白了就是私心太重,不能为其他宗门所信任。

所以一般情况下,很少有大型的宗门会主动去招收他们这些世家之中走出去的天才弟子。

而到了杨帆这里,似乎一切都不在是问题。

收了一群巅峰帝尊,并且毫不犹豫地帮他们晋级到了半步皇者境界之后,杨帆竟然还不知足,竟还想要再招收更多。

这种要求,李妙才与姬思成当然是会举双手双脚赞成的呀,有冤大头愿意花费巨大的资源帮助他们各自的家族培养高手强者,他们自是求之不得。

只是杨帆的这种非正常人的思维举动,他们实在是有些难以理解,心中不免有些疑惑。

“杨帆小友放心,我姬氏优秀的后辈极多,既然小友有这个心思,回头老夫就让他们过来小友的门下求教!”

姬思成率先点头,他不管杨帆是不是在算计着什么,这么好的机会他肯定是不想错过。

他还就不信了,自家从小就被洗脑长大的族人,只是拜个师还能被杨帆给忽悠得与家族离心离德了?

李妙才也接着点头附言,他的想法与姬思成一样。

而且乱世将临,族中的小辈能够拜入杨帆的门下,对他们来说也许是一次不错的机缘。

没有瓶颈地修炼晋级,可以完全摆脱大道规则的束缚肆意突破,不正是他们人族联邦以前做梦都想要实现的修练条件吗?

虽然缺少了大道规则的领悟,整个实力可能会有所下降,而且对日后破境成皇也会产生极大的不利影响。

但是,先保证自己在乱世之中活下来才是一切的根本啊,而且,人族武者千千万,最终能够走到皇者境界的拢共又有几人?

现在就去担心以后成皇的事情,实在是有点儿太过杞人忧天,想得太多了。

就算是他们这些活了几百年的半皇,也不敢保证自己最终一定能够成为皇者,更不要说族中那些甚至连王者连帝尊都还不是的后辈了。

“二位前辈且放宽心,入我门下,别的东西我不敢保证,炼魂丹之类的修炼资源以后他们绝对不会缺,修行壁障什么的也不会成为阻止他们突破晋级的障碍。”

杨帆眼前一亮,开始自夸自擂,道:“而晚辈需要他们做的,也仅只是让他们努力修炼,偶尔地再出城去多猎杀一些妖兽而已。”

就是这么简单。

成了他的弟子之后,这些小号以后就别想再睡囫囵觉了,全都给他去打工去修炼去,反正武师以上的武者,哪怕十天半个月不闭眼也没什么影响。

这种压榨员工劳动力的行为,如果放在和平年代,杨帆肯定脱不掉一个“杨扒皮”的名号。

但是在现在,一切却成了理所应当。

为了增强实力,为了能更好的存活下去,很多时候哪怕杨帆不去特意催促,那些小号也会主动地去勤学苦练,不眠不休,不停地为杨帆提供各种各样的修炼经验或是猎妖经验。

“这些都是应当的,杨师仁义,把族中那些后辈交给杨师去教导,老夫也能放心了!”

李妙才与姬思成同时对杨帆赞不绝口,一脸地慈眉善目,看着杨帆怎么看怎么觉着顺眼亲切。

这样的只讲付出不求回报、肯为他们这些世家大族培养后辈的冤大头,真的是不多了啊。

客套了几句之后,二人终于想起了正题,止光在客厅之内横扫了一圈,遂探声向杨帆问道:“敢问杨帆小友,莫金昌那老鬼现在何处?”

“杨帆小友说他是异人所化,可是已经找到了什么切实的证据?”

听到二人的问话,杨帆没有多言,而是轻轻地一挥手,直接撤消了对莫金昌的阵法屏蔽。

刷!

一道阵法波动闪过,幻境消散,莫金昌已经被打回原形的白猿尸体直接就显现在李妙才与姬思成的眼前。

“咝!”

“这……?!”

看到这具乍然出现在眼前充斥着半皇气息的异人尸体,李妙才与姬思成不由地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全没想到,杨帆竟然直接给他们弄出来了一具半皇级别的异人尸体!

尸体半残,体内最有价值的精血与精肉还有妖核之类的东西已然被掏空。

体外,因为身形的变化,原本套在外面的衣服都已经被撑成了破布碎片,从碎片的颜色与气息上来判断,似乎真的是之前莫金昌所穿戴。

当然。

只凭这些衣服碎片还无证明眼前这只异人就是莫金昌,真正让二人确信这只异人就是莫金昌所化的最直接的证据,是逸散在空气之中所残留下来的那一缕缕神魂波动。

衣服可以作假,甚至连残留的血液与气味都有可能是事先准备,但是这神魂本源却是如指纹一样,为每个人所特有,别人根本就冒充不来。

只是,让李妙才与姬思成吃惊与意外的是,为什么异人族的神魂本源竟然与他们人族的神魂本源如此类似?

难道这就是它们能幻化成为人族却极少会被人族的强者察觉发现的原因所在吗?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么杨帆又是如何察觉并辨认出这些异人族的伪装的?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