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念秋的帐篷,兼顾会议室的功能,里面空间很宽敞。

这会儿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林朔打着哈欠搬把折叠椅坐下来,手放在膝盖上,看着对面的夫人。

林家大夫人这一宿本就是值夜,苏家人值夜用不着去外面,帐篷里一样,于是她也没睡觉,坐在帐篷里的椅子上,看着自己丈夫。

这一看,林家大夫人心里哇凉哇凉的。

心想这家伙事先也没个交代,大半夜急匆匆赶过来,来这儿之后自己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完事儿了还这么乖巧,甭问,这是亏着心呢,一会儿准没好事。

十有八九,那个阿尔忒弥斯的狐狸精,已经把这人给迷了。

这件事,苏念秋心里早就有底了,自己丈夫什么都好,就是对异性吸引力太强。

他倒是耿直,一旦他自己也看得上眼,那就直接娶进门了。

不知不觉苏念秋已经有好几个姐妹了,这些姐妹不仅国籍不一样,而且还跨着物种呢。

有西王母这个前车之鉴,阿尔忒弥斯这个大西洲女人也就不算什么了。

不过,苏念秋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

林朔娶其他几个媳妇都算是事出有因,要么临战之前留个种,要么是被借种了得负责,要么是势比人强不得已。

清纯美女杏脸桃腮妍丽可爱美图

这个阿尔忒弥斯就整得莫名其妙的,林朔好像没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

这个先河要是开了,那家旁边的齐老师怎么办,是不是也得放进来?

真要是这样,那林家夫人都能凑成七仙女了。

苏念秋越琢磨心里越不是滋味。

而此时帐篷里,也不仅仅是林朔和苏念秋两人。

歌蒂娅之前被惊醒之后,也就没心思睡觉了,这会儿就坐在苏念秋身边。

苗雪萍是个心大的,这会儿其实睡得着,不过她想凑这个热闹,于是也坐在林朔对面。

一个姨娘两个夫人,端坐在帐篷里,这是三堂会审的架势,所以林朔很乖巧,眼观鼻鼻观心,不吭声,敌不动我不动。

最后打破寂静的,还是苗雪萍。

因为屋内四个人,就阵营来说俩媳妇儿是一伙儿的,苗雪萍得向着自己儿子。

不过说话的尺寸还是要拿捏,自己得装作是俩儿媳妇这一头的,于是她以一种兴师问罪的语气说道:“这一趟大西洲之行,儿子你收获不少啊。”

林朔笑了笑,摇了摇头:“没啥收获,好不容易弄到一匹好马,半道儿上也丢了。”

“不对。”苗雪萍话锋一转,“我看你神情气度,这修为好像又有提升嘛。”

“自我感觉是比以前强一点儿。”林朔心领神会,开始越扯越远,“不过一路上挺忙的,也没静下心来领悟绝技的时间,手上的活儿没什么新意,不像姨娘这样,我记得您以前自然之力操控,就属坎水最为薄弱,结果刚我一到这儿,嚯,这周围坎水之力那是干干净净啊,人能被您炸的这么碎,您这一手可太厉害了,阳八卦看样子又得被您拔高一截。”

“那是呀。”苗雪萍倒是不谦虚,说道,“如今阳八卦借物九境,已经是学院的修行项目了,不稀奇。

我总得给苗家留下点儿真正压箱底的东西。

我这一手啊,涉及到自然之力的性质变化,以此类推,不仅是这坎水血爆术,其他自然之力也能这么来,这里面奥妙无穷。

儿子你只要精通了这些,这大西洲的什么圣人,我看也就那么回事儿,咱娘俩不用怕他们。”

“我阳八卦都还不会呢。”林朔说道,“怎么可能精通到您这个程度。”

“不会我教你呀,来来来,去我帐篷。”

“哎。”

娘俩这一杆子撑出去八丈远,这就要起来学艺去了。

苏念秋终于沉不住气,发话了:“姨娘,您请坐下。”

苗雪萍神色有些尴尬,又坐回了椅子,然后冲林朔一摊手,意思这忙我帮不上,尽力了。

苏念秋让身边姨娘坐下来,然后看着林朔说道:“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

“那多了去了。”林朔笑了笑,“就是这么多人不方便。”

“别跟我嬉皮笑脸的。”

“是,夫人。”

“我问你,阿尔忒弥斯,你是不是要娶进家门。”

“夫人,实在是冤枉,你听我细说这前因后果……”

于是林朔就言简意赅地把之前的事情一说,最后给出一个结论:“这个女人我瞧不上,夫人你放心吧。”

“你瞧不上我就能放心了?”苏念秋反问道,“当年你也瞧不上我呀。”

“对。”歌蒂娅在一旁说道,“之前哥也瞧不上我的。”

林朔听得脑瓜子嗡嗡的,苦笑道:“你们为了反驳我,也不至于要下这么大的本儿,什么我就瞧不上你们了。我对你们,那是视若珍宝。”

“于是林家现在有五个宝贝了。”苏念秋说道,“行了,这事儿先放一边,具体怎么样我估计还得见到婆婆再说。咱们言归正传,林朔,你觉得我接得这笔买卖怎么样?”

“太好了,我没想到念秋你平时挺小家子气的,这事儿却能办得这么大。”林朔笑道,“你这一下,算是拨云见日,大西洲这盘死棋被你下活了,咱们能毕其功于一役。”

“哈?”苏念秋眨了眨眼,似是没听懂林朔在说什么。

林朔也眨了眨眼,看这意思夫人没跟自己想到一块儿去,于是问道:“你为什么要接这笔买卖?”

“他们给得钱多呀。”苏念秋说道,“一百万枚金币呢,我想着你这趟来,欧盟那边给得钱不多,咱不能亏了呀。”

“哦,那没事了。 ”林朔点点头,开始愣夸,“你这个想法特别实在。”

歌蒂娅这时候问道:“哥,你说毕其功于一役,这是什么意思?”

林家几个夫人里,歌蒂娅比较特殊,她还是林朔的师妹,所以平时叫林朔哥哥。

“对啊。”苗雪萍这会儿很兴奋,“是不是咱这次要打一场大的?”

林朔一看这情况,心想后方也不知道怎么跟这些姑奶奶交待的,形势分析愣是不给,这不是祸害人吗,回头肯定要打个电话说说曹冕。

不过转念一想,林朔也明白了曹冕的苦衷。

这笔买卖,林朔刚才说是有机会毕其功于一役,那是好听的说法,为了照顾到夫人的情绪。

实际上,这就是一群婆娘办事儿完不挨着,然后还捅了天大的篓子。

所以解释权,最好给林朔自己,曹冕那边不方便开口,否则好像在埋怨林家大夫人似的。

意识到这点之后,林朔觉得这种局势分析还往后推推,这会儿不合适讲,因为他这会儿其实挺困的,说话可能不周,容易把实话说出来。

于是林朔说道,“等老楚醒了咱们一起讨论吧,他伤得怎么样?”

“还行。”苗雪萍说道,“肋骨断了几根,有一根断骨插进肺管子里去了,呼吸困难,再加上内脏大出血。”

“这叫还行啊。”林朔一听吓坏了,心想这人要死,歘一下站了起来:“人呢,我去看看。”

“慌什么。”苗雪萍说道,“以我现在的阳八卦造诣,能做到非侵入式手术。

把断骨扶正本就不叫事儿,再以坎水感应去找出血点,找出来之后用离火一烧,效果就跟高频电刀似的,无论是闭合伤口还是止血,那都轻轻松松。

不过人虽然没大事儿,毕竟元气受损,得休息几天不能动手,这会儿就让他睡着吧。”

“姨娘您真是神乎其技。”林朔一脸敬佩。

“行了,接下来我守夜,你们夫妻俩睡一会儿。”苗雪萍说道,“回头等苏冬冬他们来了,我们再一起合计合计,看看拿前面这群畜生怎么办。”

……

帐篷里很快就只剩下林朔和苏念秋两个人了。

苏念秋得知丈夫无意娶阿尔忒弥斯过门,心情好了不少,再加上跟林朔也确实有段时间没见了,小别胜新婚。

于是熄灯睡觉,这会儿外面天快亮了,夫妻俩直接打地铺。

对林朔来说,苏念秋没躺下来的时候,那是大夫人,得尊敬,躺下睡一块儿那就是老婆了,要宠爱。

一搂上他才知道,之前老婆坐着跟自己说话,那是强撑着,其实从受到袭击之后,她一直是惊魂未定的状态。

她身子微微颤抖,脑袋埋在林朔胸口,似是很害怕,嘴里轻声地说着之前营地里发生的一切。

一边听着这些,可把林朔心疼坏了,同时也很后怕,夫人险些跟自己阴阳两隔。

夫妻俩之前分别统领一支狩猎队,也都是连续守夜,都很累,于是就这么说着说着,几乎在同时睡着了。

……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