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声喧嚷,追兵即将赶上,那匹名叫“无法无天”的战马及时出现主人身旁,准备立即就驮载着林阡和凤箫吟绝尘而去,谁料,才刚上马的电光火石,吟儿红衣一角被人攥紧,险些从林阡背后滑落下去,所幸林阡眼疾手快,及时抽身将她抱回、同时本能出长刀阻击,却听吟儿大喊一声“别打!”林阡听她的话立刻敛了攻势,缓得一缓林凤二人却是断断走不了了。

“下来。”那人停坐在另一匹马上,半个身子却探在外面,一手冷漠持刀,一手仍紧握着吟儿的手不放,那语气,那眉眼,那动作,竟然和林阡一模一样!

林陌,向来就是压抑的林阡啊。

风中三人,皆是红衣飘然,不同之处在于,林阡被一众金人打得满身是血、吟儿衣裙被自己撕得破残、只有林陌干干净净完好无缺。

她知道,这就是他们三个人的宿命,血腥、残损和完好:“川宇,随我一起,寻个生路!”反手将陌握住,用拉他回宋的力气。

林陌表面忧郁、冷淡,实际呢,他的不放弃和不认输,没有一样和林阡不同!所以冒着被林阡刀杀的危险,奋不顾身再靠近,死死缠住吟儿的手,用拉她回金的力气:“跟着他没有生路!念昔,我只要你活着,在我身边!”念昔你知道吗,我们才是彼此的救赎!

当吟儿说林陌不能走错路,万料不到,林陌也正是为了她的命途,誓不罢手!

这突如其来的热情表白,她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出自林陌之口,可是这句话到底迟了将近十年,现在强调“在我身边”就是拒绝回宋!甚至要把她也留在金国,可是那怎么可能?!吟儿蓦然神色变冷,不再对他用力,拼力缩回手来:“我会活着,但要在他身边!”

“在他身边你活不了,宋人不会念着你的好,身世将永远是你的污点!”林陌冷笑。

“我会洗!”吟儿厉声说,看后面崇力等人越追越近,惊慌赶紧要松开林陌,所以面容里写满愤怒,“再问你最后一次,回不回宋!”

“你今夜若执意同他走,便使你、使我,在宋、在金,都更加难以容身,两面不是人,到老、到死!”林陌一边回答她,一边也是对她下最后通牒。

冷风激荡,火光近陌吟瞬间照面,看清楚了彼此眼中的决绝,话音落相互放开这手。

向日癸边的娇美小妹

“不管别人怎么说,总之我都不后悔!”吟儿倔强说时,怒将林陌的玉玦掷回,准备与林阡一起撤离。

林陌怒不可遏,不忍接受这玉玦的再度退回,情之所至,挥斥着永劫斩策马追前。

他不知他为何当时要挥刀、是不是真的想杀谁,杀谁,杀那个到现在话都没有说一句的林阡……不过,他的刀风已然对着那人的脖颈去了,同时他也感觉到了那种风力割着自己脖颈的紧张感。双胞胎之间的感应总是很奇妙,每次林阡身受重伤,即使他在万里之外都能感应得到,比如说现在这一刀,居然有如自尽那么奇妙……

林阡那时听到了刀风却没躲。

他虽然到现在话都没有说一句,却是一直在听着的,不清楚来龙去脉,但大抵也能想到,林陌、玉紫烟沦落到今天这般,都是他林阡所害。

掀天匿地阵结束后,他一直在给林陌找借口,发现扶风是林陌娶的公主后更加确定了陌降金有苦衷。但那段时间在秦州,林陌和玉紫烟始终不肯见他,应该是怕他为了找吟儿用他们做眼线才不见吧,他理亏,只能等。

闻知吟儿婚期变死期之后,他一时脑热什么都不再管了,轻重缓急,吟儿样样都第一,直到抢婚计划完成才发现,要抢的对象是亲弟弟,婚礼上主婚的是亲生母亲——

呵,别找理由,早点发现你林阡也一样抢。

于是对不起陌,注定,又一次。

所以这一刀来袭,他躲也不曾躲,受便受吧,我欠你的。

一线,阡陌谁也不曾想到,他们中间那个矮一头的女人,刀锋在上猛然爆发出一股强劲战力,从她手中挥出惜音剑满手血光,硬生生打偏了陌的永劫斩恶狠狠擦过陌的手。

曾经,也有那么一次,她和今夜一样怒气冲冲,在黑暗的监牢里为了救阡刺伤了林陌,虽然后来事实证明那个被黄鹤去关在牢里的是洪瀚抒而不是林阡,她却是冲动暴躁地举手对着他喉咙要害就是一剑。

林念昔,你为何不在那时就杀了我?!

非要在这十年,不停不断、翻来覆去地将我算计、玩弄、迫害、践踏!!

“不,不会的,他们是他们,阡儿是阡儿……”你若在那时就杀了我,就不会有那个被我命格连累的母亲,明知道害她毁容的大火是林阡主导,却宁可怨南宋江湖都不敢恨林阡分毫,在只能和我寄人篱下相依为命的今时今日,还是不忘冒险催促林阡别打了逃命要紧。

“川宇,为了天下苍生,请受徐辕一拜。”那个忠心事主、才干卓异的武林天骄,原本他和我并肩三足鼎立,领着南宋的九分天下、短刀谷群雄抗金,是我让了,我为什么要让?就因为我说我热爱着南宋江湖、不希望它有半点乱象?

“你放心,饮恨刀归他,念昔还是你的。”好一个抗金盟主云蓝,承诺说出来轻描淡写,空话收回去正义凛然!

“所以就这样残忍,将你的所有想法,强加在她他一个人的身上?!”林楚江、玉紫烟,难道和云蓝不是一样的人?强迫着他把他的手从书画按到刀剑,偏执地要他放弃自我去替代林阡整整十五年,替代完了再被林阡一脚踹开、赶尽杀绝。

“我只是不希望,留下后患发生的可能。”可是从那时开始,你们还是一直在进,不容我有片刻喘息,当初他的饮恨刀和今日你惜音剑上是我的血,林阡,林念昔,是你们自己促使着主导着后患的发生!

眼睁睁地望着那个叫念昔的女子,他的年幼支撑,他的年少轻狂,他的信仰所系,渐渐从镜面与他越来越远,消失不见!

适才凌大杰说“求苍天开眼”,此刻他想回答凌大杰,苍天什么时候开过眼!

“林念昔,我今日还能做徐庶,他朝,谁知不是黄忠?!”你怎知我是黄权还是姜维?你怎知我是关羽还是夏侯霸?你怎知我是难有立场还是立场颠覆?

烽烟乱世,你怎知我的命途,不是以兴州婚宴被叛、以环庆婚宴叛出?!

阡吟化险为夷,渐行渐远,感觉争如一场空。

“……黄忠?”她望着锋刃里流着的血,依稀来自林陌的手,她隐约觉得,这一剑好像错了。

她也忽然忆起,有那么一天晚上,她的血曾流进林陌的手,父亲和凌大人都觉得自己没救了,可是林陌却不认命,千方百计给她找军医,

不向宿命低头,不就是林阡吗。当时他脸上的神态一定都是林阡的,那天,吟儿虽然昏沉,但没有认错人。

可是怎料到,当她的决绝撞上了他的决绝,竟将他身体里和阡一样的血脉撞得喷发。

阡陌之伤因何起?只叹爱恨无绝期。

谨以王雱《眼儿媚》祭陌吟:

杨柳丝丝弄轻柔,烟缕织成愁。海棠未雨,梨花先雪,一半春休。

而今往事难重省,归梦绕秦楼。相思只在:丁香枝上,豆蔻梢头。

——王雱体弱多病,父亲做主将妻子嫁给他人,因怀念妻子而作此词。



“少爷。”崇力担心地驰到林陌身边,“那个该死的女人?!”

扶风不顾危险也策马追前,一看林陌受伤流血,大惊失色即刻要给他裹伤:“可有事吗?”

“她和林阡走了。”他不肯止血,转身走,回到建康初见之前的冰冷。

“不知羞耻的狗男女,他们自己快意了,少爷却在宾客面前丢尽了脸!”崇力怒骂。

“陇头流水,流离山下,念吾一身,飘然旷野……寒不能语,舌卷入喉……遥望秦川,心肝断绝。”他答非所问,精神恍惚,喃喃念着。

“少爷……”崇力来不及为他担忧,环顾四周,“老夫人呢?”

玉紫烟和他们是一起来的,原因并不只有一个,当然了,老夫人最想见到的肯定是林阡,可是老夫人还想率众围攻别人、报仇!

生了林阡林陌的玉紫烟,怎么可能是个认命的女人。

此刻不远处火光聚集、兵戈声起,很明显是她带着一群驸马府侍卫,正连同黄鹤去,拦截住了一支已经没有余力的盟军高手。

她和林陌相反,除了林阡之外,谁都恨,尤其恨华一方、柳五津、徐辕那些人!

林阡不在场,无法阻拦她的仇欲熏心,而她拦住的,偏偏是天骄徐辕,华一方、柳五津背后的人。

那一刻,黄鹤去又看见了自己的仕途,玉紫烟则看到了兴州的大火!

徐辕在殿后时拼尽力一口气射出百余支箭,即使现在还能勉强调匀气息,也显然打不过玉紫烟和黄鹤去合力,他二人偏偏还是师兄妹,同心合力刀剑产生奇效,徐辕虎落平阳难免哭笑不得:“两个盟军旧人,追杀这般拼命?”

“何以总拿出身说事,谁还记得天骄之父是罪臣?”黄鹤去反驳之时不忘把徐辕捧了一把,与此同时绝漠刀却几乎砍在徐辕身上。

徐辕急忙闪避,堪堪在地上滚了一转,危难当头,所幸云蓝赶到,一剑上关花挑开黄鹤去:“我记得当年你怀才不遇,觉得南宋容不下你这‘志当存高远’,于是‘弃暗投明’投降了金国,以为当个大将军便算飞黄腾达,却不想想开的是哪个疆辟的是谁的土?”

“原来你所谓的天下大同,不过是想对王爷不战屈兵。”黄鹤去冷笑,一刀回斩。

“两方都是以杀止杀,要想不再流血,总有一方要退一步。”云蓝认真地说,才想迎战,便被玉紫烟“古木苍藤”分走。

徐辕一边以冯虚刀顶上,一边祭出策反之招:“黄鹤去,你现在被罢官,也没什么成就,盟军发展势头这么好,甚至有反超完颜永琏之象,你何必再为他们效力?”他知道,这些年宦海沉浮使黄鹤去更加在意仕途,不往上走怎么施展?不会有成就,只会被埋没。

“吕布、孟达,哪个是好下场?”黄鹤去冷道,他说的人都叛了不止一次,后者更是跳来跳去、时蜀时魏。

“贾诩、张辽,都不错。”徐辕同样以三国人物举例,反复易主,有何不可。

黄鹤去,居然没说话!

玉紫烟冷笑一声:“师兄,难道以为短刀谷就干净?”看黄鹤去因为失神差点被刀砍中,玉紫烟奋力斥退云蓝前来举剑帮他格挡。

黄鹤去当年是因为投闲置散再加情事打击心灰意冷降金的,在他降金之后才有了短刀谷官军和义军之间的勾心斗角,换而言之,黄鹤去心中的短刀谷反而比玉紫烟目睹的要美好!只有玉紫烟才知道,短刀谷的一切丑恶、肮脏和龌龊。

“我也厌恶内耗。”云蓝叹了一声,一剑追前将她驳回,“不过我即使离开那里,去高昌、去大理,也不曾去金国真的向自己人挥剑。”

“玉前辈,您口中那个短刀谷早就结束了,结束内耗的是玉前辈自己的儿子!”徐辕怒其不争,一刀打到她面前,自然留了三分情面。

“结束?那我和川宇是怎么到金国来了?阡儿身边不还是有你这样的奸人当道?!”玉紫烟笑,“师兄,你听徐辕的?难道你想变成我吗!”

云蓝没想到玉紫烟比黄鹤去更难劝降,此刻黄鹤去明显刀势敷衍,玉紫烟却越来越激进,竟将徐辕当成了华一方来打。

“紫烟,那便为了还你师父一个心愿,放我们走!”云蓝不想再在这里纠缠,黄鹤去,就给他时间让他自己好好考虑吧。

玉紫烟愤然向前,一剑撞飞了云蓝剑直冲徐辕,双眼通红:“云姐姐你可以走,但今夜至少要留徐辕在此,为我夫君偿命!”

云蓝脸色大变,猛然掀起一掌,重重打在她脸上,一字一顿,庄严如圣:“谁是你夫君!?”

玉紫烟陡然清醒,从那个疯魔的状态清醒了,这一生,她只有两次这么疯魔过,林阡被高手堂抢走了、林阡丢失了,那两次,她歇斯底里抱着哭的夫君是谁?那两次,连后来为爱妄执的田若冶都说她玉紫烟是个疯子……

她忽然想起了她心底那个渺小却深重的抗金之念,怔在原地——师父死时,她在杜甫西阁对他哭诉,“当年,若非我个人的过失,丢失了阡儿,我也许,不会退隐的,我会跟着楚江一起,北定中原,还师父夙愿……”

“楚江……”理想完崩塌,忽然泪流满面。

“我给了你一生的机会陪伴他。”云蓝悲笑,为徐辕殿后。

林楚江玉紫烟,同完颜永琏柳月一样,最美好的日子不过两年。

好在,林阡和吟儿比他们幸福,成婚至今已七年。

彻底脱离险境,唯见环江流绕。

他俩却终究不是神佛,一时度不了众生,望见这牢笼外的天地,第一感觉自然是欣喜。

第二刻,才会想到,“自私如我们,到底是伤害了很多人的。”

尤其吟儿,父亲殚精竭虑给她的活路也不要,一见到林阡就不管不顾跟着他走,竟忽略这对林陌的身心会是怎样的伤害,而身受重伤的父亲,虽然拼死拼活得到她一声爹,却也立刻就失去了她。

林阡,也好不到哪里去。抢亲生弟弟的新娘,刀斥开亲生母亲,恶名是扬定了,更可笑的是还舔着脸喊一个声称自己没有女儿的金国王爷岳父,川军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在后面诋毁。

“别向后看。”驻足给马喂了水,他把她换到前面坐,继续向庆阳的方向。

“嗯。”那就自私一把,别多想了吧,反正也很困倦了。吟儿看着自己精美的衣衫,拔出发髻里崭新的玉簪把玩,苦中作乐,叹:“我又成了次亲,又有件量身定做的新衣。”

“又不是完整的,又穿着嫁给我了。”他嘲讽她,也自嘲。

“可惜,这次还是没有人见证婚礼呢。”她很生气,为何和旁人的假婚礼,都能江山为聘、兵马为礼,反而和林阡的真婚礼……

“天地为证,星汉为烛。”他微笑,说。

“盛大极了。”她笑了,这男人真是用这无垠宇宙来娶她,“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月暂晦,星常明。留明待月复,共盈盈。”

于是边行边拜天地,战火为礼炮,号角是喜乐,乾坤万象是宾客。

遍体鳞伤,精疲力尽,她回身仰头,主动索吻,他倾身俯首,报之狂热。

七年前的她,若知道自己是这样的身世,或许还会为了林阡的路好走、自行消失于江湖。但现在,她只求自己能出现在林阡走的每条路,再难,再苦,都甘之如饴。

而他,从来不怕他王者之路因她败落,就算明知道她是灾难,头破血流也要抢回头。

便以彼此满身的伤和血,换得相伴余生的年和月……

此值丑时许,他俩停在环庆之交一家早已打烊的竹寮里,四境无平民醒着,只有独孤清绝夫妇、石磐等人,接二连三地赶到这里与他们会合,“无法无天,就是快。”吟儿笑着,擦亮火折子,望着竹桌上有着一个纸板做成的人物剪影,“咦”了一声:“这是什么?”

“环县民众喜好‘灯影戏’,借灯、传影、配声来演故事。”林阡告诉她,“过关、还愿时,常常会看灯影戏。”

“倒是应景。”吟儿说时,注意到程凌霄、徐辕等人一个个地过了关。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直到寅时前后,却还有一路,迟迟不曾到达。

“云蓝师父她……”吟儿难掩担忧。“我适才和云前辈一起,同玉紫烟前辈周旋,她护我先撤。”徐辕气息总算恢复不少,真想跟林阡说你娘她疯起来不是人。

“应当不会有事,云前辈不会打不过我娘……”林阡蹙眉,说着这旁人耳中听起来几乎可笑的话。

寅时后,终于有一个血人,斜跨在战马上,狼狈仓促地来了,还没说话,就累得摔落下马,吟儿刚认出那人是云蓝身边高手,林阡已上前一把将他托住:“出什么事了?”

“林思雪……”林思雪?她正是金军战报里,那个来自盛世的信使,她明明是给盟军解围的。

虽然思雪陷害吟儿入狱,但后来事实证明那是误会一场,这几个月,思雪没少表露出误伤吟儿的忏悔、痛苦之情。她和王冢虎一样,这几个月来,都一直恪守着小王爷的中立之道,今晚的抢婚她的任务是镇守环县盛世的玉皇山本营。

就算思雪的忏悔和痛苦是假的,在林阡和吟儿的心里,思雪也该痛恨他俩不是吗。即使抓住云蓝,也不可能对她不敬吧,如果说云蓝对吟儿还有严厉,对思雪则部是疼爱!

结果却不是这样的,“林思雪她背后偷袭了云盟主,云盟主身中剧毒生死未卜!”那人没说完就一口血喷了出来,昏倒在林阡怀里。

“这应该是唐门新研制的‘飞火’。”胡弄玉上前给他解毒,说。

“唐门?”林阡蹙眉。

“伪唐门?还有人?”独孤清绝轻蔑。

“可是那个唐门,不是投降了金国吗?怎会被林思雪所用?”徐辕和林阡心意相通,却同样不知林思雪和唐门的渊源,“难道说,林思雪和金人有暗中往来?可是盛世明明中立……”

“是那个被肖逝灭门的唐门?”石磐问时,程凌霄点头:“正是。若非肖逝年少时向唐门复仇,唐门也不会那么快没落。”

“这正是我们下天山的原因啊。”石磐说,“神魔从来一线之间,肖老前辈隐居天山许久突然出关,师父与我都很不放心,所以跟过来。”

他们不可能得知肖逝和思雪的父女关系,但是隐隐觉得肖逝好像就在方圆几里,和今夜这些蹊跷必然有关系或者即将有关。

“然而,思雪她,怎么可能偷袭师父?!”吟儿无论如何都想不通,思雪和云蓝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

“去盛世,玉皇山。”林阡决定,于公于私,云蓝必救。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