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行进入天地裂缝者,不管是谁皆为天地英雄,他还有这一张王牌在手。

“阿弥陀佛,空航师兄,看来你真是死不悔改。倘若你非我佛门中人,那么斩杀域外邪魔,那你便可以算得上天地英雄。可惜,你是佛宗禅师,此行天地裂缝,最终的目的不是斩杀域外邪魔,而是守护佛宗封印。”

空合摇了摇头说道。

佛宗封印太重要了,守护它,那就是在守护天地苍生,这才是他们这些佛宗弟子进入天地裂缝的主要原因。

倘若这天地裂缝内存在的不是佛宗封印,那么又何让他们这些佛宗门人来守。天下比他们这些佛宗门人修为实力更强的多了去。

“空航,从今天起,你不再是我天航寺弟子,也不再是佛宗弟子。”

圆心已经给过空航机会了。倘若空航认错,那么他最多削去他的职位,罚他面壁思过。可惜,如此死不悔改之人,让他继续担任天航寺禅师之位,实在有辱佛宗之名。

“什么!老鬼,你想干什么。啊!”

圆心突然出手,空航当即吓了一跳,所有人也都大吃一惊,空合也不例外,他想不到他这位坐关多年的师叔火气会这么大,而且行事竟然如此果断!

空航惊叫了起来,出手抵挡,可是面对圆心菩提这种老牌的绝世高手,他岂能抵挡得住。

“即非我佛宗弟子,那么你这一身佛宗魂力,老衲当然要帮你散去。以免以后你运用我佛宗魂力作恶。收缴储物戒,赶下山去吧!”

清丽脱俗小姑娘大汗淋漓图片浑身散发青春气息

圆心没有杀空航,毕竟是他的师侄!不过空航可是顶尖的至尊境强者,气魂境界高达神级二阶。天停寺内,除了他与空合这位菩提以外,也只有知善能与之匹敌。

这样的人若要将他赶出天航寺,不废除他的佛宗魂力怎么行呢?万一他死性不改,还妄想夺取天航寺主持大位怎么办。

又或者以后他借着一身的佛宗魂力为非作歹怎么办。

“阿弥陀佛。师叔,好样的。了善,方善”

空合冲着圆心坚起大母指赞奖道,随后便看向空航那两位最为忠诚的跟班。

“师叔,师叔祖饶命啊,我们知道错了。”

“师叔,弟子知道错了。”

了善,方善皆是吓得浑身发抖。不管是天航寺,还是远在中字区域的天藏寺,都有规矩。寺内弟子一旦被逐出门墙,都必须废其佛宗魂力,以免对方以后为非作歹。

“哼!主持,如何处置他们,便交给你了。”

空合冷哼一声。这两个家伙与空航狼狈为奸,先前可没少给知善制造麻烦。这一次更是帮着空航,差一点就将知善从神坛之上拉下来。

他们是什么嘴脸,空合虽然一直身在坐化塔,但是对天航寺的事情,多少也有耳闻。倘若换作是两名普通的至尊境,那么杀了也就杀了。

可是他们修为最弱的那个,气魂也是达到神道一阶颠峰,另一个却是已经达到神道二阶。现在空航已经被废,并且逐出门墙,还有一名禅师死在天地裂缝,若再将此二人废掉的话,天航寺可就元气大伤。

虽然以天航寺的地位,就算天航寺仅留下知善一名顶尖至尊境强者存在,也不会有人敢打天航寺的主意。

可是天航寺却还肩负着守护天地裂缝的责任。

“了善,方善二位师兄虽有过错,但却皆因空航师叔而起,还在未酿成大祸。本座罚你们二人面壁百年,你们二人可服。”

知善明白空合的用意。空合是想给他机会,让他收服人心。

“什么,主持,我们之前那么对你,你竟然仅罚我们面壁百年”

了善原本以为知善会趁此时机好好报复,甚至废掉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有德报怨,仅罚他们面壁百年。

“怎么,二位师兄觉得太轻了。这事可以商量?”

知善笑了笑说道。

“啊!主持仁慈。别说百年,就算三百年,一千年我方善也无怨无悔。”

方善见到知善那招牌的慈祥笑容,顿时有一种大彻大悟的感觉。

“主持,从今日起,了善甘愿面壁不出,此生只听主持号令。”

了善先前可是给知善制造最多麻烦的人,而且时常还给空航出谋划策。甚至还曾给空航献计,让他请公孙无崖那边的人出手,趁知善外出之时刺杀于他。

还好当时知善提前得知消息避过一劫。要不然如今他百死难辞其疚。其次他以前也没少帮空航做坏事,现如今他能做的就是面壁思过。

为以前所做的事情忏悔。

“阿弥陀佛!”

知善没有多说,能见到他这两位师兄大彻大悟,迷途知返,这已经足够了。

“知善什么都好,就是太过于仁慈。”

圆心听到知善对了善,方善的惩罚竟然如此轻,不由得感叹了起来。倘若是由他出面,那就算不废了他们,也要将他们打个半死,这也好让他们长长记性。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