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族里的太子人选,一般不是按照血缘关系来指定,而是按照修为的高低来进行排序。

上个千年大比,太子八祈排在了第三千六百八十九名,如今被封印的千年里,他的修为非但没有寸进,还因为遭受命运的诅咒,变相的削弱了一成。

否则,以他的神王境能耐,应该纵横此间无敌手才对,何至于和毛显得几人一样,被个老妪差点搞死了。

他对于推测命运感兴趣,无非是想知道自己的诅咒何时能解。自是怂恿任一几人,想让他们一起去。

毛显得心里对于出海,一直很急迫,他的时间并不多了,说不定哪天就要寿终正寝,如何会答应。

“太子既然一心想去,那我们就只能分道扬镳了,正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咱们能有缘走过那么一段路,那也是天大的缘分,日后若是还有缘相见,咱们还是好兄弟,好伙伴。”

太子八祈摊摊手,为难的看着任一,“大哥,你怎么说?”

娇客竖着耳朵,也是一脸好奇的盯着任一,嘴上没说什么,这心里自是也莫名的盼望着什么。

“呃……咳咳……情况时这样的,兄弟你的事我都知道,你想干嘛我也清楚,你这边千万不能耽误。

至于我这大爷的事,他也很重要,也不能耽误。很抱歉了,我得陪着他一起,毕竟,他是我唯一的亲人。”

虽然不是血亲,胜似血亲,如果这个世上,他不帮大爷的话,还有谁值得他相帮?

太子八祈抿着个嘴,一副神情凝重的样子。摆在他面前的,好像只有两条路了。

夏天遮阳少女纯美可人

要么陪着娇客去见所谓的真人,要么陪着任一他们出海。

见真人,他可能会遇到一个骗子,对方并不能给他指点迷津。但也说不定对方是个有两把刷子的大人物,一两句点拨,就能让他少走点弯路。

且,跟着任一,也许也是一场空,他也许还没熬到和命运想对抗的那一天,就被命运悄无声息的干掉了。

就像之前,他受的那个伤,要是没有娇客正好克制,说不定,这个伤口就会跟着他一辈子,让他痛不欲生,又何谈成长?

他正踌躇不停,不知该何去何从时,只听得空中“轰隆”一声雷鸣爆响,随即一道道耀眼的闪电对着众人劈砍而来,当真是雷势凶凶,善者不来。

“大家快跑啊!小心天打五雷轰啦!”

仆人们抱头鼠窜,迎着倾盆大雨纷纷四散开来。

黑夜里,这雨来得太快,太猛,太烈,人些一下子就跑得没影了。

“啊啊啊啊……救命啊!救救我!!”

不远处一个火不停晃动嘶吼的火人,就像黑夜里的灯塔,一下子把所有人的视线又集中起来。

“哎呀!不得了啦!有人被劈着啦!怎么办怎么办!”

众人并没有解救火人的想法,头顶上的闪电实在是太吓人,他们只是停顿了短短的几秒,就跑得没影没踪。

火人在大雨里挣扎了几下,也没能熄灭身上的火焰,很快就没了生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雨还在不停的浇灌着,火不停的燃烧着,这个地方,变成了贵域一般的存在。

如果说刚才还有人抱着侥幸,认为这只是个普通的雷雨天气,眼下,看着那个在倾盆大雨里,还在疯狂燃烧着的火人,谁都知道这事不简单了。

奈何,这样的自然伟力谁也无法抗拒,唯有自保才是他们能做的。

任一跟着毛显得几人跑,因为有伤,他落在了最后面。而他粉后面。则是紧跟着他的娇客。

符师虽然能通过制符提升修为,并不代表符师就能参加战斗,身体素质好。

娇客此时就是个落汤鸡,浑身湿答答,举步维艰的走在泥泞的小路上。

还没几步,就听得“哎哟”一声,已然摔倒在地。

任一原本向前迈出的腿,听得这娇弱的哀鸣,如何还能走?不得不转身去搀扶她。

也就在他的手,快要碰到娇客的胳膊时,一道闪电在他眼前一亮,差点没给他刺瞎了。

手下意识的快速收回,只觉得一股酥麻电流随身乱传,电得他直打哆嗦。

“任大哥,你没事吧?”

娇客赶忙从泥泞里站起来,想要去拉扯任一,任一虽然被电了,但是神识还算清醒,较忙向后一退,躲开了去。

“离~~离离我~~远~远点~~~我~~我我~~呜呜呜~~~没事!”

他是真的没事,只是觉得身体不由自主的发抖,别的,甚至还有种挺舒服的感觉,这实在是太难以理解了。

被雷劈,还能劈舒服了?这世上能有几人这般癫狂?

事实上,在任一看不到的地方,他的身体静脉里面,那原本被消耗一空的莹莹星光,不知不觉又开始流转了起来。

和从前的若隐若现相对比,此时的星光更加的浓厚璀璨,流动速度也快了很多。

只不过,没有人能看到这瑰丽的景致,也没有人能明白他的用途。

他来得莫名其妙,用处也莫名其妙。

任一的身体,比他自己所向的还要复杂很多。

这一抖,足足抖到雷雨暂停,一切恢复从前宁静的样子。

仆人们又陆陆续续的回转了过来,只不过,宋家人在清理人数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的哀凄一片,因为有两个丫鬟和男仆人失踪了。

男仆人的去向很快就被查出来,他就是那个倒霉蛋,被活生生烧死的人。

至于丫鬟,谁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由于天太黑,一时间也找不出来。

突然起来的灾难,让众人一刻也不想再在这个鬼地方待下去。他们快速的收拾起东西,连夜启程。

太子八祈还是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脑子里一直打着官司,急得直跳脚。

“哎呀,咱们就一起去了吧,不就是寿命快到了吗,我我我……有延长寿命的丹药,我给你们一颗就是了。”

太子八祈忍痛掏出了一颗金色的药丸,咬咬牙塞给了毛显得,“此丹名为百岁丹,能延长一个人百岁的寿命,是我偶然间,在海底历练时捡到的,拿去吧,便宜你了!”

Tagged :